TYIN tegnestue: practice of two charming Norwegian boys

Date:2017-01-23    Hits:1229   Source:LT Architects

零、有关TYIN

TYIN tegnestue,由两位挪威男神所创建的设计事务所,与大多数人一样,我注意到他们都是通过他们那著名的“蝴蝶屋”-Soe Ker Tie House (2009),位于泰缅交界的湄索 (Mae Sot)。蝴蝶屋对建筑与建造的处理方式,以及项目所反映出来的对贫穷地区的关注,极大的引起了我的兴趣,究竟TYIN是一个怎么样的事务所?他们还做了哪些东西?明明可以靠颜值的两位男神,为什么要跑到全球最困苦的角落?

2007年,挪威科技大学(NTNU)的学生Yashar Hanstad,正在校园里寻找队友组队参加一个设计竞赛,(竞赛是要对一学生会所入口,名为Rundhallen的改造)一位叫Andreas Gjertsen,他们在楼道里偶遇,并加入了团队,当时他们也许不知道,在往后的9年时间里,他们从相识到同居(激情啊),从西方到东方,一起走过了让人激动的建筑旅程,今天一起分享他们在亚洲贫穷地区的成功与失败吧。

一、探索迷之国度

在Rundhallen改造项目中,他们成功赢得竞赛,组成一个70人的志愿者工作团队,用了11个月建造完成。他们觉得相对于在学校纸上谈兵,不如像这样亲自建造来得更实在,更舒心。Rundhallen项目的成功当然不能让他们满足,年轻建筑师的那颗跃跃欲试、躁动不安的心,总是驱使着他们到外面的世界冒险。2008年,一次偶然机会,一位朋友向他们介绍他在泰缅边境经营一所孤儿院,需要建筑方面的协助,突然间,他们翻滚的内心像一下子找到了发泄的窗口,迫不及待去探索未知的国度。

二、Soe Ker Tie House 蝴蝶屋

2008年8月,TYIN飞抵曼谷,乘坐巴士到湄索,然后转乘汽车,经过3小时的崎岖颠簸最终到达Noh Bo-靠近缅甸边境难民营-一路上还经过无数军事哨站-泰国政府显然不欢迎这里的缅甸难民。虽然来之前已经对这里做了深入的调研,但当他们置身于真实的难民营中,亲眼目睹难民的真实状况:衣衫褴褛,恶劣的生活环境,以及重重的军事监控,他们还是感到无比的震惊。

--“当现实如潮水般袭击你,你瞬间意识到我们的项目是如此的渺小,就像一块创口贴,面对那道已经腐烂不堪的巨大伤口,是如此的无能为力。”-Yashar

这里就是2000名难民的家园,缺乏最基本的卫生及医疗条件、一些基础设施如电力及排污等,语言也是个具大的障碍。TYIN需要适应这里的一切,并逐渐从中学习,发现这里的可用建筑材料、当地民众的建筑技巧和建筑形式,以及这些技巧和形式如何满足生活的需要。

TYIN建立了自己的任务书:首先改善现存的孤儿院(收容所)的通风状况,并调整入口及内部流线,使之面向一片公共空地;其次是在公共空地的一侧新增6座独立居住单元,以扩大孤儿院的收容能力。这6座居所,被当地人命名为“Soe Ker Tie”,意思是蝴蝶。

蝴蝶屋建造上主要使用的是当地的竹编技术(本地的生活器具及房屋大量使用了该技术,竹子取材于本地竹林),应用于两侧维护结构及背立面。

独特的”V“型屋面一方面为考虑居住单元的室内通风,另一方面可以收集雨水。主体结构由现场装配的钢木骨架支撑。为避免潮湿,寝室位于上层。基础是四个独立的轮胎,内填混凝土。

整个建造过程由TYIN及当地难民亲自建造,前后花了6个月的时间,提供了6座居住单元,能容纳22位儿童。TYIN希望他们在这里的学习和实践,可以让当地能够受益,至少在建筑技术上。

三、Noh Bo的重击

回顾这6个月在Noh Bo的生活及建造-对于TYIN来说,这是他们首次以建筑师的身份独立实践-蝴蝶屋项目并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成功的喜悦,相反却是对初出茅庐的他们一记沉重的打击。

蝴蝶屋的外观非常漂亮,完全按照TYIN的设计方案建造、有效使用了当地的材料及技术、当地居民一起参与,一切似乎很成功。而现实的故事是,在度过了最初几周的“蜜月期”后,各种社区问题接踵而来。首先,由当地居民参与建造劳动,就带来了很多现实问题。例如,给予劳动报酬似乎是能驱使他们参与建造的唯一途径,工人们每天得到100THB-当地正常收入的三倍。发放报酬给工人是TYIN的无奈之举,但却使居民的参与动机发生转变,对为本地建造项目的自豪感将大打折扣,这也会损害项目的社会效益。

同时由于语言交流上本就存在很大的障碍,即使建筑师已经是建造团队中的一员,施工错误仍时有发生,有些错误可能会导致更好的效果,但很多却不是。工作中如果是一种雇佣关系,那么团队中的气氛和关系将变得“正式”起来。工人们变得不那么积极参与讨论并给予建议,而是等待建筑师的“指示”。

最大的问题是,即使是像Noh Bo这样微小的社区,人类社会的通病仍会在这里出现,那就是贪污腐败。身背机枪的“政府人员”时不时会“巡视”工地,询问项目的合法性,这时候当然是需要一些“疏通”的。TYIN觉得给居民支付报酬绝对不是明智之举,但项目建造又离不开他们,一旦开始金钱交易,那些“美好理想”都将回归现实,回归那陈腐的社会体制。这从社会效益的层面来说,项目就将注定不会成功。

“政府人员”在巡查工地

另一方面在建筑设计及技术的运用上,TYIN也没有达到居民们的期望,也许这6个盒子只是两位年轻小伙的一厢情愿-这些可能并不是居民们的真实需求,或者迫切需求。那优雅的“V”形屋顶造型-因此而获得“蝴蝶”的称呼-最终被证明是失败的设计,因为他根本经受不住热带豪雨的袭击。他们以为在学校学到的建筑知识能得到帮助,而事实是他们对“在地现实”一无所知。

资助本次项目的赞助商是宗教团体,而实施援助的其中一个条件是允许他们在这里进行传教并吸纳信众。在这方面TYIN似乎没有很好地向当地居民说明(或不愿意说明),这让他们深感苦恼,感觉好像一直在利用及误导他们,而TYIN理想的工作状态是独立的而不接受任何附加条件的,包括宗教。

蝴蝶屋是TYIN引起业界注意的首个项目,挪威国内及国际众多媒体都有大篇幅的报道,一时间他们汇聚了世界的目光,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奖项,然而TYIN并没有为此而觉得开心,因为项目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目标,而媒体所关注的却并非这些。

四、safe haven 孤儿院

历时半年的艰苦生活似乎没有取得成功,相反一连串的现实问题却沉重地打击了他们,他们身心俱疲,正打算把这次经历作为一次经验教训带回挪威。就在那恍惚之间,他们赫然发现酒吧墙上的一则招贴广告:“我们需要你的帮助,避风港孤儿院”,画面里一位克伦族女士,年老但眼睛里充满温暧。TYIN那快死寂的神经突然又兴奋起来,他们决定又一次回到丛林。

这里是50位孤儿的家,虽然条件依然艰苦,但TYIN可以发现孩子们是快乐的,因为他们拥有一位和蔼而坚定的“Big Mama”-招贴上的那位女士-Tasanee。TYIN形容这次机遇是命运的转折,他们决定要在这里把在蝴蝶屋中的负面情绪通通转变成一种积极的宣泄。但留给他们在泰国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这次他们决定请求支援-找来了学校的学生,与当地居民一起组成工作坊。因为都是自己的同学及学弟学妹,工作沟通起来不会有任何问题,这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又一次他们建立起工作任务:一座小型图书室及一座公共浴室。他们花了三天的时间进行设计,然后把工作坊分成两个小队,TYIN领导当地居民一队,负责浴室建造,另一位建筑师老师Sami领导学生小队负责图书室。工作坊呈现一种积极良好的气氛,与在Noh Bo的时候大相径庭,孩子们在下午放学后也自发参加工作。两周以后,避风港孤儿院有了新的图书室及浴室。

浴室的功能包括卫生间、洗浴间及洗衣间,在热带丛林地区,居民日常卫生非常重要,尤其对于儿童。在原有结构外加了一圈木框架,正立面一排竹隔栅下的走廊连接了浴室及卫生间。他们重新梳理了排污系统,并收集雨水再利用。使用石头作为地面基础,局部抬高的木地板以防止潮湿。

图书室位于一个以石头及水泥混合的基础上。厚厚的墙体可以隔热,而竹隔栅能提升室内通风。结构骨架使用木材(项目木材从缅甸用大象运输或水运而来)。图书室里设有电脑及书写空间,为这里的儿童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这里也成为社区的活动中心。

相比于Noh Bo的蝴蝶屋,safe haven的成功与否仍言之尚早,但至少整个工作过程是非常愉快的,Tasanee与孩子们都非常开心。在泰北丛林的这半年,TYIN学到了很多,这次他们可以回到舒适的学校生活了吗?他们在泰国的旅程似乎仍将继续, 他们将转战曼谷,与当地事务所Case Studio Architects一起深入曼谷贫民窟,展开另一段旅程。下次绿田有时间的话,将继续讲述TYIN两位男神的建筑冒险。

TYIN tegnestue是Yashar Hanstad,Andreas Gjer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