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最有钱的人?

时间:2017-01-19    浏览:2926   来源:绿田建筑

近日媒体有关“小蛮腰”巨亏的有关报道,再次让这座广州“地标”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广州市审计局公布的“广州新电视塔建设和运营绩效情况专项审计调查结果”显示,开业以来,广州塔经营未达可研目标。至2012年末,累计经营收入5.97亿元,仅达可研目标的53.52%。其中,观光、游乐项目的收入分别达可研目标的57.61%、53.79%。实际累计亏损近1.7亿元,称“公司整体运营总成本均远高于运营总收入,运营状况不容乐观,经营面临较大困难。”而在2010年,由于要避开航空航道而需要将天线桅杆下降14.2米,增加支出1666.49万元。这就不用说在项目可研时为什么不与空管部门达成共识再设计、施工。最搞笑的是,这座号称世界最高的电视发射塔,至今他的电视发射用房还是闲置的。

这座广州塔由荷兰夫妻档公司IBA事务所在2005年通过国际竞赛赢得设计权,总投资超过22亿(实际投资一说29亿)。它的产生由来要追溯到珠江新城核心区的城市设计,当时确定的城市中轴线上,在海心沙岛需有一(巨大)构筑物与中信广场相对应。而实际上海心沙如今已经被广州最大的违章建筑-亚运会开幕式看台占据(想想也5年了,在此按下不表)。于是托南中轴开发的东风,那“构筑物”移到珠江南岸去了,便成今天这光景。

我暂且不对城市是否能被设计出来表示怀疑,就那些公共项目,他们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是必须怀疑的。我们常常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没有选择权的,那是父母的事,他们爽了那一下我们就来了。而广州塔像所有“城市公共项目”一样,市民对他的出生、成长,乃至生病、死亡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我们也是没有选择,但他就来了。最惨的是掏钱埋单的是我们市民,但却没有享受到制造他时的那一刻快感。

一个正真有生命力的城市,需要尊重、容纳各色各样的群体,他们拥有的权利需要获得尊重和体现。不单是我们所谓的社会有识群体,上层人士,就算是路边捡破烂的、窄巷里站街的、卖d版碟的,他们都应该是城市的参与者,管理者。他们一起所形成的是自然共生、良性竞争的和谐系统。只有一种声音的和谐不是真正和谐,除非大家都在做“梦”。而我们的城市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高高在上发号司令,而另外一种人只需管买单。我们买单的东西多了去了,不管丑的、贪的、空气污染的、交通拥堵的……我们都买单,我们才是最有钱的人。这样才会出现只有观赏作用的广州塔,大而空的中轴线,宽大笔直的马路却没有完善的步行和骑行系统。

欧洲的小镇里总能感受到一种渗透的空气里的和谐气氛。父亲在自己的庄园里修剪草坪,这些草料养活了庄园里的羊、牛,我们可以品尝到新鲜的牛奶,不用担心三聚氰胺。母亲在厨房里准备面包和餐点,女儿在餐厅里做着作业。一群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学习这里的文化遗产。即使远离城市,人们仍然安守自己的天地,这才是生活,这才是生命力。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人,生活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们也许世世代代生活于此,人们互相关怀互相学习,享受生活,抛开一切烦恼。

老师真正带领学生们在参观古建筑

欧洲小镇里,老太太正在准备午餐


我们的城市野蛮、冷漠。在市民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普遍尊重时,这种冷漠将是必然的结果。获得多项国际交通大奖的中山大道brt建造,耗时4年多,不说施工中的尘土飞扬、交通严重拥堵,就说过街天桥没有无障碍设施,使得婴儿车无法便捷的横过马路。人们要么举起婴儿车上楼梯,要么推着它上自动扶梯,还要刻意举高使出高难度动作保持其平衡。须知道这些过街天桥原本还是秃顶的,在广州的天气环境下跨越这巨大的天桥实在是受罪。

广州BRT的人行天桥(未加顶棚前)


由于brt专线的增加使得原本不宽裕的道路宽度更捉襟见肘,大大压缩了人行道的宽度,单车道更是断断续续,有很多路段骑单车的人不得不直接骑到右侧机动车道上,更加加剧交通拥堵,而且极为危险。据审计报告,brt项目的平均造价是8070万元/公里,是普通公交专用道的87倍,而公交车速的提高却只是可怜的4%。在效果这么显著的情况下,广州还在酝酿4条brt路线。没事,有我们兜底。

我以为我们应该得到进步,实际上却没有。我们仍生活在权力决定一切的城市里,面对权力我们市民都只能是群众演员,还要心甘情愿地买单,不管是金钱上的还是生理上的。当一切还在继续,我们的城市将是无理的、混乱的、野蛮的、冷漠的。有钱的人已经逃离了这个国度,而真正有钱的人还在这里,透支着自己金钱、身体和灵魂,支撑起他们的“梦”。


粤ICP备16116467号